李慧莲 赵海娟:中国农业现代化需解决六大问题

  • 时间:
  • 浏览:0

  “推进农业现代化,需要充分认识我国的基本国情和发展阶段,需要顺应世界农业发展的普遍规律和发展趋势,需要充分考虑我国农业现代化新阶段所遇到的主要障碍和需要除理的突出问题。”5月26日,在第十届全国创业之星经验交流表彰大会上,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韩俊表示,农业现代化不仅是农业生产手段的现代化,还包括农业制度的变革。在工业化、城镇化深入发展中同步推进农业现代化,是关系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和现代化建设全局的一项重大任务。而要完成一些重大任务,需要立足我国基本国情,着力除理好如何稳定和完善农村基本经营制度、如何完善农村土地制度、如何加快推进农业科技创新、将来谁来种地、农民工如何融入城市等六问题。

  采取那先 样的模式——毫不动摇地坚持农业家庭经营土法子

  “家庭经营现在是、将来也是我国农业最基本的经营形式。”韩俊表示,现阶段工商企业大规模租种农地,不符合我国基本国情。应坚持让农民种另一方的地、让更少的农民种更多的地,真正做到农地农用、自愿流转,确保农民家庭经营的主体地位。

  韩俊强调,坚持家庭经营不动摇,绝需要固化目前分散的、小规模的土地经营土法子。我国是世界上农户土地经营规模最小的国家之一,目前,我国有2.2亿个农户,户均土地经营规模如此0.6公顷,随着农村劳动力持续向外转移,必然伴随另1个 土地不断向种田能手集中、土地经营规模逐步扩大的过程,这是我国农业现代化的必然趋势。

  为了克服小规模家庭经营的局限性,韩俊建议,随着农民不断向城镇稳定转移,在有条件的地方应按照依法自愿有偿原则,鼓励和引导农民流转土地承包经营权,发育土地承包权流转市场,发展专业大户、家庭农场、农民专业合作土法子土法子社等多种形式的适度规模经营。

  土地制度缘何改——尊重和保护农民的土地财产权利

  “让农民带着土地权利进城,成为新市民,是保护农民利益的需要,也是促使城镇化健康发展和社会和谐稳定的需要。”韩俊表示,土地产权制度是农村的基础性制度,事关我国农村基本经营制度的稳定。推进农业现代化,需要以保护农民土地财产权为核心,修改完善相关法规和政策,完善农村土地制度。

  为此,一是明确界定农民土地财产权利。韩俊认为,如此确保农村土地承包关系保持稳定并长久不变,农民要能安心,农村要能长治久安。为此,要加快给农民颁发具有明确法律效力的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书和宅基地使用权证书,让农民清楚地知道另一方的合法权益,除理以农村土地属于集体所有为名,强占强征土地,损害农民土地财产权。

  二是禁止强迫农民以土地权换市民权。“家含高地,进退有据。农村承包土地和宅基地需要国家无偿分配给农民的福利,是法律赋予农民的合法财产权利,让农民带着土地权利进城,成为新市民,是保护农民利益的需要,也是促使城镇化健康发展和社会和谐稳定的需要。”韩俊说,适应农民工进城落户和城镇化发展的需要,应赋予农民工对承包土地、宅基地和集体资产股权自主除理权,为农民实现土地财产权创造条件。

  三是真正按照土地的市场价值对被征地农民进行补偿。韩俊认为,我国征地范围过宽,对农民的补偿偏低。土地非农化和城镇化过程中产生的土地增值收益巨大,需要大幅提高农民在土地增值收益中的分配比例。在符合国家土地利用规划、严格管制非农用地总量的基础上,把更多的非农建设用地直接留给农民集体开发,让农民以土地作为资本直接参与工业化和城镇化,分享土地增值收益。

  农村经营体制如何有活力——建立健全农业经营服务体系

  农户分散经营有其缺乏之处,如何要能形成有活力的农村经营体制呢?韩俊提出,在稳定农村基本经营制度的基础上,把家庭分散经营的优势与统一经营和服务的优势结合起来,形成有活力的农村经营体制,是走中国特色农业现代化道路需要要除理好的另1个 根本性问题。

  为此,韩俊认为,要加快推进家庭经营向采用先进科技和益产手段的方向转变,统一经营向发展农户联合与合作土法子土法子,形成多元化、多层次、多形式经营服务体系的方向转变。

  此外,韩俊表示,要进一步发挥好村级集体组织在统一经营和服务方面的作用。以农民专业合作土法子土法子社为依托,带动农户从事专业化生产,实现生产、加工、销售的有机结合,形成利益共享、风险共担的利益并肩体,是我国农业体制创新的方向所在。

  农产品有效供给如何保障——加快改善农业技术和设施装备条件

  “实现农业持续稳定发展、长期确保农产品有效供给,根本出路在科技。”韩俊表示,需要把农业科技摆上更加突出的位置,突破体制机制障碍,大幅度增加农业科技投入,推动农业科技跨越发展。

  用现代科学技术改造农业,用现代物质条件装备农业,是农业现代化的重要标志,也是我国农业发展中亟待加强的薄弱环节。

  对此,韩俊建议,要发挥好科技对现代农业的支撑和引领作用;加强农田水利建设;加强高标准农田建设;加快农业机械化。

  未来农业谁经营——加快培养新型农民

  随着城镇化进程的加快,农村大批青壮年进城务工经商,农业劳动力素质呈形状性下降,一些地区农忙季节农业用工难问题如此突出,“村庄空心化、农业副业化、农民老龄化”问题现在结速显现,农业面临后继乏人的危险。未来谁种地,是个问题。

  对此,韩俊提出,推进农业现代化,需要下大工夫培养有文化、懂技术、会经营的新型农民,引进和造就各种专门人才。

  韩俊建议,大力开展农民技能培训,加快培养适合现代农业需要的各种专门人才;积极发展适应现代农业发展需要的职业教育;加大对大专院校农林专业学生的助学力度,鼓励一群人一群人一群人一群人一群人一群人 毕业后到农村去施展要能。

  农民往哪儿去——继续转移农民,促使农民工融入城市

  转移农民、减少农民,是富裕农民、发展农村的治本之策,也是同步推进工业化、城镇化和农业现代化的最大难点。我国特殊的城市化路径,在城乡之间形成庞大的农民工群体,不仅城乡二元形状如此有效弥合,并肩在城市组织组织结构又形成新的二元形状。现在的农民工在城镇面临着就业不稳、家分两地、居住不定、服务不均的问题。随着劳动力供求关系的改变,农民工的利益诉求由过去的就业和提高工资,变为现在的希望在居住、社保、医疗、劳动条件、子女教育等方面获得更公平的待遇。

  “在此背景下,加快城市社会管理制度改革,促使农民工融入城市,是大势所趋,已到了另1个 关键时期。”韩俊建议,需要以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为核心,以提高农民工就业技能和质量、保障农民工合法权益、完善农民工公共服务制度和吸纳农民工进城定居为重点,深化户籍制度改革,创新社会管理体制,下决心打破双二元形状,推动农民工融入企业、子女融入学校、家庭融入社区、群体融入社会,扎实提高人口城镇化水平。

  为此,韩俊提出三条举措:一是加快推进城市基本公共服务由对本地户籍人口提供向包括农民工在内的所有常住人口提供转变;二是推进户籍管理制度改革,接纳具备条件的农民工在就业地落户定居;三是加快调整产业和城镇布局,引导农民工多渠道转拈连业,引导人口合理分布。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农业与资源经济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39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