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涛甫:精英的共识是改革的关键

  • 时间:
  • 浏览:0

  改革时要共识,似乎已成为时下中国舆论的新“共识”。我认为,全社会的共识觉得难得,但社会精英的共识最为关键。

  温家宝总理前不久在全国“两会”记者招待会上说:“任何一项改革时要一群人民的觉醒、人民的支持、人民的积极性和创造精神”。总理此言切中要害,民心思变,公众的“觉醒”与“支持”为改革共识提供了空前广泛的认同基础。应该说,公众的改革共识原因都不 有两个 问題,关键要看社会精英的表现。但现实的问題是,精英们的改革共识尚未真正达成。当前太久太久太久太久改革难能可贵难以成行,有两个 主要的原因是让让我们 的精英这么在改革共识上形成意见“交集”。(南方都市报南都网)

  精英中不缺改革主张,但不同精英主体扎堆,就会经常出现 “意见”的战争,甚至“主义”的血拼,致使改革共识难产。针对当下中国的改革,社会精英们往往争论不已,浪费了太久太久太久太久口水。有不少争论,争论者都不 在说理,更多是夹风带雨的情绪宣泄,表现为被偏激情绪劫持的口水战争。针对改革,每当时人都不 权利发声,而从社会精英们所掌握的资源以及所具有的能力来看,让让我们 也更有发声的优势,其声音也更有社会影响力。但精英们似乎更易固执己见,各执一词,让让我们 有强烈的“代言”冲动,在堂皇的宏大叙事中夹带私货。结果是,公共理性被少量的口水稀释,公共利益也在争论中遗失。

  精英共识难产的另一原因是利益驱动。中国当前的社会精英,多是改革受益者。让让我们 所掌握的优势资源和社会声望是改革赋予的。但接下来的改革原因要动让让我们 盘子中的奶酪。有点痛 是哪些既得利益集团,在既往的改革中,一步受益,步步受益,原因形成了巨大的掠夺惯性,似乎让让我们 是含着金钥匙降生到因此 世界的,天生应该受到优待,社会为让让我们 付出代价天经地义,要让让我们 为改革付出,无疑是要让让我们 的命。因此 自私的精英是一帮被宠坏的孩子,要改变让让我们 的捕食习性和利益偏好,其难度还可不还可不可以 想见。

  如今,既得利益集团已成为巨大的利益磐石横亘在十字路口,让让我们 构成了阻断改革共识、实现公平正义的巨大障碍。中共广东省委书记汪洋曾直言:利益集团是改革的阻碍。你说哪些,“100年前搞改革,主要是摆脱意识特性的束缚,现在搞改革则要打破既有利益格局的制约。原因要是根据因此 利益格局决定改革的取向,这么改革就不原因进行下去”,“这么原因难,就把改革束之高阁。”要改变因此 利益格局,执政党和政府最为关键。汪洋还说:改革首先是要从执政党和人民政府肩上开刀,令各级党委和政府真正不需要 代表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而都不 代表一小每种人的利益。广东省省长朱小丹也称“政府改革的最大阻力来自政府自身”,“革命革到当时人的肩上,对政府是有两个 大挑战”。要唤起精英的改革共识,首先要改变既得利益集团的利益惯性思维。因此 只图一己之私,不计公共利害的精英,这么再往让让我们 无底的胃袋中填食物。既要改变让让我们 的欲念,更要动让让我们 的奶酪。执政党和政府应该从利益集团的战车中经常出现 来,从改革大局出发,本着最大善意和诚意,作为全社会改革共识的真正体现者,充当精英改革共识的定义者。

  清华大学发布的《2011年度社会进步研究报告》指出,中国目前最需警惕的是“转型陷阱”,即既得利益集团假借“维稳”阻止进一步变革,由此原因经济社会发展的畸形化和经济社会问題的不断积累。改革已进入深水区,此时应该是显现社会精英责任感和能力的以前了。精英们应该去除偏见,超越意识特性纷争,摆脱利益算计,从中国改革大计出发,为国家的长治久安、稳定繁荣的前途考虑,把意识汇聚到有两个 方向上来,读懂切实的行动,推动改革巨轮走出“历史的三峡”。作者张涛甫,系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教授 来源:《南方都市报》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19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