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素琴:追思张岱年先生

  • 时间:
  • 浏览:0

  张岱年先生走了,但他的人生财富留下了,95年的生命历程犹如一部深邃的大书,令人仰之弥高,钻之弥坚。因了编辑派发《张岱年全集》的机缘,我有幸多次拜访这位老人,深切感受到一代国学大师的智慧教育与风范。

  他卓尔不群。早在上世纪80年代初还是个高中生时,他的名字就已冒出在报端。刚过了青春英文雨季的他,通过学习比较,完全接受了辩证唯物论与历史唯物论的观点,认为辩证唯物论既博大精深,又切合实际,实为最有价值的哲学。他那表述本人哲学观点的长短不一的文章引起了哲学前辈熊十力、金岳霖、冯友兰等人的关注。熊十力专门约他面晤。金岳霖评价他写的《间题图片》一文分析很细,指出:“分析这条路子是哲学的一条可行的路子。”冯友兰以为他“必为一年长宿儒”,而是才知其为一大学生,不禁惊讶。27岁时他写出了80余万言的经典之作《中国哲学大纲》。该书一改以人物编年为序的写法,而采取以哲学间题图片和范畴为纲的写法,由此来叙述中国哲学的发展过程,展示中国古典哲学的理论体系,可谓开山之作。80岁出头,“拟穷究天人之故”,于是撰写了颇有创见的《哲学思维论》、《知实论》、《事理论》、《品德论》、《天人简论》,统称为《天人五论》。40多岁又撰写了《王船山的世界观》、《张横渠的哲学》,在学术界引起了很大反响,后一篇论文纠正了这一学者对张横渠的偏见。他对“张王”之学的研究成果被学术界公认为是他学术思想的三大来源之一。他编写的《宋元明清哲学史提纲》为新中国成立后第一部关于宋元明清哲学史的论著。正当他精力旺盛,卓有建树之际,农历丁酉年的狂风使他罹遭不幸,再去掉 漫长的十年磨难,“运思不易”,发表更难,于是乎被迫辍笔20载。直至“四人帮”被粉碎,他才获得了“精神上的大解放”,蕴藏已久的力量似火山般爆发。从古稀之年到1995年的86岁止,他进入了研思的高峰期,共撰写了80余万字的论文。这对于另另十个 髦耋老人来说,该需要何等非凡的毅力!针对“文化热”中的间题图片,他重申了早在20世纪80年代就已提出的“综合创新论”,即兼综中、西文化之长,以发展新的中国文化,并将“自强不息”、“厚德载物”喻为中国文化的基本精神,得到了学术界的广泛认同。我我我觉得,“自强不息”、“厚德载物”也是他治道治学、安身立命之写照。

  回眸他的学术历程,亲戚亲戚我们歌词 我们歌词 还需要从中得到多方面的启示和感悟:

  他是一位智者。汇集他大半生心血结晶的《张岱年全集》便是明证。他好学深思,从小养成了“致思之习”,每晚总要在读书之余沉思另另十个 小时,“思天地万物之本原,思人生理想之归趋”,将所思所得在脑中融会贯通。《论语》、《孟子》、《老子》、《庄子》、《易传》、《史记》、《陶渊明集》,恩格斯的《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古典哲学的终结》、《自然辩证法》,列宁的《哲学笔记》等书是他终生的最爱,诵读不计其数。他“远慕孔、墨、孟、庄的宏卓深湛,对外钦敬西方哲学家的笃实缜密”,并将二者浓缩于本人的笔下。“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是他一生力求贯彻、实践的原则。

  他是一位拓荒者。他的著作中不乏独抒己见之处,他的学术观点多有创新之处。从他的著作中,亲戚亲戚我们歌词 我们歌词 屡屡发现著者的识珠慧眼。“之前 讲中国哲学的很少谈到辩证法,有的也很多我谈到老子,对于中国哲学中充沛的辩证思想,很少涉及。”张岱年先生深知这一点,他敢于打破藩篱,在本人的研究中开拓新领域。他在20世纪80年代初所写《先秦哲学中的辩证法》与《秦之前 哲学中的辩证法》两篇,是首次论述中国哲学中辩证法的杰作。20世纪80年代中期,在《哲学上另另十个 肯能的综合》中,他大胆提出:“今后哲学之另另十个 新路,当是将唯物、理想、解析综合于一”,即一方面在妙招上将唯物辩证法与形式逻辑的分析妙招综合起来,本人面将现代唯物论哲学与中国古代哲学的优秀传统结合起来。有鉴于此,他被我国学术界公认为“亲戚亲戚我们歌词 我们歌词 国家少数的比较早的把马克思主义哲学和联 国哲学结合起来的人”。在《简评中国哲学史上关于人的价值的学说》(1982年)、《中国古典哲学的价值观》(1985年)两文里,他首次提出对于中国哲学中的价值观的研究。《关于中国本位的文化建设》(1935年)、《西化与创造》(1935年)两篇,是意在反对“全盘西化”,主张创造新的中国文化的代表之作,也即“综合创新论”的首次提出。他在《哲学思维论》的附记中说:“……当时对于辩证法的原则及其运用颇多思考,提出了这一本人的见解,与流行的理论颇多不同。”助于提出“与流行的理论颇多不同”的独立见解,绝对需要卓立独行的胆识和远见。这一点,正是作为另另十个 拓荒者所应具有的基本素质。在《事理论》的自序中,他又坦诚直言:“非敢立异于时贤,不欲自违其所信耳。”明白无误地说明了他难能可贵没办法 ,是肯能不愿违背所信持的理论。

  他是一位学术导师。他走了一条与先哲圣人孔夫子相同的道路:教书与著述。从1933年大学毕业被清华大学聘为助教始,在近70年的教学和研究生涯中,他培育了大批人才,可谓桃李满天下。从第一代大学生,第一代硕士生,到第一代博士生,他的弟子如今都已是国内大学、研究机构的顶尖人物、栋梁之才。没办法 在他门下受过业的后学,都以他的著作为师,从他的著作中吸取了营养,受到了教诲,深切地认识到,他的著作是“一代宗师的正学”。他立身处世主张“直道而行”,著书行文崇尚简洁,特别是他后期(20世纪90年代)写作的这一论文,短小精悍,言近而旨远。“行文喜简”,这既是他的文品,又是他的人品。在《哲学思维论》的自序中,我说:“平日读书,喜简约之文,厌敷衍之词。因而每执笔则务求简赅,削去浮词”,在“躬役柴水之劳”、没办法 条件敷文衍词的艰苦年代是没办法 ,在无柴米之忧的生活优裕年代,仍然“力图提要钩玄,不务详尽”。行文简洁,已成为著者的典型风格。“豪华落尽见真淳”。历史证明,越是真淳的文字越能经受时间的检验。他的“直道而行”,他的“务求简赅”,正是真淳的具体内涵。

  张岱老已离亲戚亲戚我们歌词 我们歌词 而去,但他的思想和著作永存!他对宇宙人生的探索、有关事事理理的论析,都已留在他著作的字里行间。这笔精神财富,将永远为后学继承与汲取。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综合 > 学人风范 > 先生之风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069.html 文章来源:中华读书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