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口遞出假存單 濱州農信社數千萬存款神秘消失

  • 时间:
  • 浏览:0

  近日,又一宗農信社儲戶存款不翼而飛的案件被曝出。據涉案銀行濱州農信社人士透露,按照目前統計,這次涉案金額已達數千萬元。

  經濟導報記者調查了解到,與或多或少類似案件不同的是,存款人不僅没得接到過任何提款、轉賬的短信、電話提醒,要到一年定期存款到期後案發才得知,當時從農信社營業網點業務窗口拿到的竟然是假存單。

  據知情人士透露,此事件係銀行櫃檯工作人員把十余名儲戶的鉅額存款非法劃轉到當地一家企業,後者資金斷鏈以致案發。目前,因涉嫌偽造金融票證案,兩名銀行工作人員已被警方控制。

  不過,3日在導報記者進一步了解核實相關状态時,山東省農村信用社濱州辦事處主任楊奎勝以“我正跟市長在一塊”為由,挂斷與導報記者的電話。

  銀行內領出“假存單”

  “櫃檯出具的存款單怎麼是假的?”得知真相已一個月,浙江儲戶袁圓仍没办法相信這是事實,在與導報記者的交談中流露著不解與憤怒。

  據了解,2014年11月3日袁圓在山東濱州市濱城區農村信用合作社渤海五路分社櫃檯存款3400萬,定期一年。存款到期時,袁圓拿著存款單到銀行取款,卻被銀行告知“存款早在一年前被人取走,此存款單是假的。”

  濱城區農村信用合作社渤海五路分社工作人員證實,這些儲戶辦理的存款單的編號,銀行系統查没办法。據了解,存款單上印章蓋有經辦人和復核人的姓名同樣是假的,銀行根本没得這兩人。目前,濱州警方已對紙張防偽標識、印章和紙張等鑒定。

  而據袁圓回憶,她當時是在銀行櫃檯辦理存款,也是銀行的工作人員親手將存款單從窗口遞給当时人。

  袁圓搞定的銀行卡交易明細則顯示,2014年11月3日,袁圓從工商銀行轉賬到濱州農信社存入3400萬。事實上,上述鉅額款項在袁圓將款項存入濱州農信社的當天已被人現金支取,網點顯示是濱城區渤海五路分社,並標注有操作員號。

  值得注意的是,在濱州農信社存款不翼而飛的儲戶,其實並不止袁圓一人。從去年10月開始,11名儲戶陸續在這家銀行存款,每人存款金額從百萬到千萬不等。目前,可統計的總金額高達6400余萬元,上述儲戶均在今年11月取款時被告知存款單是假的。

  對於上述状态,濱州濱城農村信用合作社渤海五路分社辦公室主任程攀拒絕回答假存單的來源。濱州農信社相關負責人給當事人的答覆是:“這是(員工的)個人行為,跟信用社没得關係,涉事人員已被公安機關刑拘,上能等候結果,也拒絕承擔任何責任。”

  當地警方的立案通知書顯示,立案時間在2015年11月,目前已有兩名該銀行内部管理人員被警方控制,涉嫌偽造金融票證罪。

  禍起“貼息存款”

  據濱州農信社相關負責人透露,“目前這起案件中資金流向已經明確了,少每项資金打回了浙江的或多或少仲介手裏,大每项資金則流向濱州一家企業。”另一名工作人員稱,這家企業是從儲戶肩头融資,但尚屬於待建企業,目前還别问我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資金鏈斷裂统统還不上錢了。

  導報記者了解到,上述十幾位儲戶之一的楊先生於一年前通過仲介介紹到這家銀行存款,除銀行規定利息外,還能額外得到高息,這實際上统统業內常説的“貼息存款”。而銀行拉“貼息存款”的動力之一,在於刚刚監管部門為出理 金融風險而設置的“存貸比”紅線,不少銀行為了追求更高利潤而超額放貸。臨近月底、季度刚刚年底的考核試點,觸線銀行便會臨時找錢“衝賬面”應付監管檢查。

  不過,考核試點“衝量”的行為已漸漸成為過去式。2014年9月11日,《關於加強商業銀行存款偏離度管理有關事項的通知》,已讓銀行臨時“衝量”的行為起没办法什麼作用。不過,上述通知仍然在第一條列出禁止銀行经常跳出的違規手段统统“違反規定、擅自提高存款利率或高套利率檔次的高息攬儲吸存”,即“貼息存款”。

  據當地銀行人士透露,目前每项銀行仍有貼息存款業務,而貼息的每项已變為由貸款企業來支付。或多或少企業為了能夠從銀行貸得出錢來,不惜超額支付貸款利息。

  事件至此,資金流向已經查明,刚刚否能追回仍未可知。不過,銀行工作人員竟然还上能在儲戶不知情的状态下將存款劃出令人震驚,濱州農信社的内部管理管理漏洞也值得其自身和儲戶警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