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小民:“二次转型”是时候了

  • 时间:
  • 浏览:0

  阻碍这次转型的仍然在于政府管得太大,市场经济否有 由市场主导,所以 政府主导。所以有,这次转型的关键仍然是政府转变职能这个有有一个 多老话题。

  世行和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一块儿发布的《20200年的中国》指出,不可能 中国不进行厚度次改革,不可能 会面临经济危机。回顾大伙儿 改革的历程和现在所面临的什么的问題,就可不还还可以知道这否有 危言耸听。

  三十多年的改革,中国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按GDP来衡量不可能 成为世界第二大国。在这个大好形势下,一些人忘乎所以有,甚至总结出了“中国模式”。大伙儿 可不还还可以沾沾自喜,高枕无忧什么然后?

  三十年的增长的确惊人,但首先无须忘记大伙儿 为这个高增长付出了什么代价。GDP的高增长以资源的小量消耗甚至浪费,以环境太快恶化、污染严重……为代价。

  原来的发展道路有可持续性吗?现在所再次出现的增长率下滑、通胀压力加大、中小企业困难等什么的问題表明,第一次改革的红利不可能 耗尽,中国要继续发展,真正成为和谐、强大、幸福的国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有一些大关要过。

  引起当前各种什么的问題的根源在于市场化改革的不彻底性。谁都知道,经济增长靠出口、投资和消费三驾马车,其中消费应该是主力。发达国家的消费在GDP中占到百分之七十左右,俄罗斯、巴西等新兴经济体也占到百分之五十以上,而我国仅占百分之三十七左右。消费严重不足,大伙儿 靠的是出口和投资。我国的对外依赖率(出口加在口与GDP之比)达到百分之五十以上,远远高于欧美国家,甚至高于日本、韩国什么出口依赖型国家,然后我国出口的物品,是靠低工资和高耗能、高污染支撑的廉价制成品。

  原来的出口,即使国外需求旺盛,大伙儿 也无法维持下去。更何况国外对我国的低价出口也进行日益加剧的抵制,出口环境日益恶化。

  就投资而言,大伙儿 依赖的仍然是政府投资,政府对“铁公基”的投资、对国企的投资仍然是主力。在任何一有有一个 多社会,投资迟早会受到制约,何况是政府的投资。以低成本出口和政府投资来拉动经济,就引起收入差距拉大、人民的收入增长与GDP增长无须同步、人与自然的矛盾加剧等早已引起广泛注意的什么的问題。传统的“中国模式”的增长就确实质而言是某种 靠增加投入的耗能式增长,严重不足持续性是必然的。

  确实,上至中央领导、下至普通百姓都意识到什么什么的问題,但为什“知易而行难”呢?

  这就在于第一次改革的不彻底性。大伙儿 的改革以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为目标,其核心是市场经济,但更要强调社会主义的公正和平等。然而要一下子实现这个市场经济不不可能 。然后,第一次改革是以增量式的渐进改革为特点。这个改革保证了在社会稳定状况下的经济进步,但不可能 对原有计划经济体制的改革无须彻底,留下了一些隐患。应该说,在改革的第一阶段,这个对旧体制的容忍有有利于社会稳定。

  但计划经济与市场经济是对应的,对旧体制的容忍最终会阻止市场经济体制的完善。旧体制的“留毒”会在改革不断扩大中扩散,最终使要实现的市场经济成为某种 某种 体制不和谐处于的“怪胎”。现在什么旧体制的“留毒”使中国经济面临厚度危机。

  第二次转型所以 要向全版的市场经济转型。这次转型的核心是确立市场经济的核心形状:产权、自由与企业家精神。这所以 《报告》中所说的加强民营经济,开放市场,有利于竞争和创新,确保不可能 均等。

  阻碍这次转型的仍然在于政府管得太大,市场经济否有 由市场主导,所以 政府主导。所以有,这次转型的关键仍然是政府转变职能这个有有一个 多老话题。

  为什这个老生常谈语录题就只有由言变为行呢?这就在于第一次转型是经济形势恶化逼出来的,阻力无须大。但在第一次转型中形成了既得利益集团,大伙儿 从这个不彻底的转型中获得了更大的利益,不愿再前进一步了。第二次转型比第一次转型不知困难几条倍。

  《20200年的中国报告》所指出的警示不仅是世行的看法,也是大伙儿 个人的看法,这给了大伙儿 一有有一个 多信号:无论有多难,大伙儿 一定要把这个转型进行下去。不可能 大伙儿 希望20200年时的中国是一有有一个 多强大、繁荣、幸福的国家,没法,今天就无论有什么阻力,也要走出第二次转型的第一步。来源: 广州日报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杂文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0082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