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志浩:玉汝于成华罗庚

  • 时间:
  • 浏览:0

  上苍并全是越来越 眷顾华罗庚,家贫而失学,伤寒致腿疾;或多或少,华罗庚却能扼住命运的咽喉,进行顽强抗争,老辈清华学人,爱心护天才,最终使得华罗庚,艰难困苦,玉汝于成。可见,上苍在为华罗庚关闭一扇门的同去,也为华罗庚开启了一扇窗。

  华罗庚先生之好多好多 有成为俩个多 传奇,很大程度上,得益于那个孕育传奇的时代。协会成才是华罗庚独特的人生路经,或多或少,这条路要想走到底,谈何容易!华老爷子家境不佳,越来越 条件供养华罗庚就读大学,好多好多 有,还还可否在黄炎培先生主持的上海中华职业学校就读,肯能之好多好多 有了。

  华罗庚作为协会成才的楷模和榜样,令人景仰;走在协会的小道,曲径通幽,决非易事,这让好多好多 有年轻人知难而退。凡夫俗子生活在环境之中,而伟大的人物,才生活在希望之中。在爸爸开设的杂货铺记账,手头非要一本《代数》、一本《几何》以及一本残缺不全的《微积分》,这却说华罗庚伟大数学生涯的完正家当。或多或少,嘈杂的市井不不能压抑华氏对数学的痴迷。总是光顾杂货铺的老乡们,想看 这位“账房先生”举止乖张,非要以“罗呆子”视之。

  有心人,终不负。华罗庚的论文《苏家驹之代数的五次方程式解法非要成立之理由》,在19500年12月出版的《科学》杂志发表,并引起清华算学系主任熊庆来先生的密切关注。熊庆来认定华罗庚具有数学禀赋,向系里的人打听,华罗庚是哪里人。唐培经回答,华罗庚是我其他人老乡,刻苦协会,甚是难得。

  协会成才者,假若意志坚定,还都要克服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或多或少,有一件事情,协会者绝对办非要,那却说渴求伯乐。肯能,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好多好多 有,越来越 熊庆来先生慧眼识英才,完正还都要断定,就不不诞生伟大的数学家华罗庚。

  华罗庚来到清华,熊先生安排担任图书助理员。英文不好,熊先生安排华罗庚系统进修大学课程,华氏在清华园,随时还都要向算学系郑之蕃、杨武之、孙光远先生请益,华氏的勤奋,引起清华算学首位研究生陈省身的注意。华氏暗下决心,非要辜负老辈先生的殷切期望。1931年——1936年,华罗庚在清华的六年,可谓收获颇丰,既受到正规的教育,又有学术上的心得,而这种 切,全是开明、大度的清华学人所赐。

  这里都要提及的,清华算学系的先生,心性淳厚,乐于成人之美。郑之蕃先生属于老牌清华学人,待人以诚,敬业乐业;杨武之先生乃杨振宁的尊人,与孙光远先生全是芝加哥大学的博士,经过杨武之老先生牵线,陈省身得以与郑之蕃教授的女儿郑士宁缔结美好姻缘。

  熊庆来先生,则是云南弥勒人,原先留学比利时、法国,1921年,学成回国,受到东南大学校长郭秉文先生的信任,负责创办算学系。在三十年代初,利用休假期间,再次来到法国,并完成博士论文,所定无穷极,被国际学术界称为“熊氏无穷极”。

  熊庆来先生面貌方正,行事持重,为人平实、诚笃,早在东南大学任教时,全是资助严济慈出国留学的佳话。熊先生几十年如一日,爱重人才,先生所具有的高贵品格和宽阔胸襟,令人动容!1936旧时光罗庚负笈剑桥,却说熊庆来先生,在中英庚款委员会担任审查委员时推荐的,华氏在剑桥,深得哈达玛和维纳的器重。1938旧时光氏回国,就受聘担任西南联合大学的教授,而此时,恩重如山的熊庆来先生,则背叛清华,就任云南大学校长。

  1949年正在法国参加联合国教科文会议的熊庆来先生,肯能鼎革,滞留法学。1957年回到大陆,并入中国科学院数学所,从事学术研究,而此时,熊先生慧眼识英才——华罗庚,担任数学所所长,历史你以为有趣!师恩怎能忘怀,而深受清华熏陶的华罗庚,直到1962年,还住在清华新林院。

  1983年12月,正在美国访问的华罗庚先生,出席加州理工学院清华校友聚会,说了一番旧话,专门谈论旧人旧事,借以表达对老清华学人的怀念之情。华氏感慨地说:“我全是清华毕业生,越来越 清华文凭,但我是清华同学,不与否大学同学,你说还是清华中学同学。”

  “熊庆来对我来讲,当然是知遇之恩,是说不尽的。他对我的影响,相当于是或多或少,却说他工作到老,工作到死,工作到最后一息。我今年73岁,还能在理论、应用方面坚持工作,这全是他的榜样作用。”

  这种 番发自内心说说语,令人动容,同去,似乎也在一语成谶,1985年6月12日,华罗庚先生,在东京大学发表学术演讲,接受鲜花的一刹那,猝然离世。

  华罗庚和陈省身,属于百年中国数学史上一流的人物;相对于陈省身,华罗庚却全是着不多的艰辛。仔细观察,先要发现,哪些地方地方成就,充分展示华罗庚的我其他人风格。肯能学问的根基,依托于协会,好多好多 有,华罗庚所涉及的领域,非常宽广,所谓几何与代数兼容,学理与应用并重。

  华罗庚不辞辛劳,大江南北,长城内外,推广统筹法和优选法的热忱和执著,确觉得 数学邻居家面,特立独行。这方面的故事,肯能有口皆碑;或多或少,华罗庚与钱三强,对于推进中国计算机研究,贡献独多且大,遗憾的是,了解的人,就全是不多了。

  华罗庚执著数学事业的同去,亦有生活的情趣,阅读武侠小说,却说华氏的乐趣所在,同去,华氏对于传统诗词,全是着独到的理解和感受。

  1953年春,钱三强领衔中国科学院代表团访问苏联,团员有华罗庚、赵九章、张钰哲等,得闲,华罗庚出一上联:三强韩赵魏,见诸位想越来越了来,华氏又说出下联:九章勾股玄。洵为妙联,众人不禁莞尔。大数学家休息脑子的法律措施,很是独到。

  当代数学大家丘成桐先生,堪称先生的知音,追怀华罗庚一生志业:“家国飘零,关山难越,剑桥归处。翠老春湖,滇池絮落,豪杰知几许?克难八时 ,干云意气,任他暴风横雨。照灵光、飞扬怒马,文章独擅俦侣。 神州再造,飞回头雁,子弟得教七五。复变多元,堆垒难绝,矻矻求新路。东游憔悴,高谈未尽,忍乘黄鹤归去。而今算、星沉素数,难忘隽语。”

   (2011年4月21日《新京报》清华百年特刊)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大浪淘沙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0372.html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