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新生:社区自治不等于共同治理

  • 时间:
  • 浏览:0

乔新生:社区自治不等于一齐治理的相关文章

乔新生:社区自治不等于一齐治理

近年来,在我国城市治理过程中,总是出现了你这俩 似是而非的观点。你这俩 学者认为,城市治理应当坚持社区自治原则,由社区居民说了算;就有你这俩 学者认为,应当普及“一齐治理”的概念,由社区居民、政府机关人员一齐治理城市公共事务等疑问。应该说,你这俩 观点都过低具体指向,因而在现实中暂且具有可操作性。 社区自治不等于一齐治理 社区自治与一齐   更多...

袁刚:计划生育再搞下去等于民族自杀

袁刚 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教授任职美国威斯康星大学的中国学者易富贤博士多次给我邮寄资料,呼唤北大教授站出来,提请中国政府在十二五规划中断然停止计划生育政策,所论有理有据,怵目惊心。易氏忧国忧民,子规啼血,包含着另另两个 中国知识分子的良心和悲怆。我看是有必要站出来说上几句,为民族的生存兴旺、国家的持续发展,向执政当局讲几句逆   更多...

黄钟:有几个农民等于另另两个 市民?

宪法是国民与政府的契约。宪法是政府不可背信的诺言。当宪法宣称,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的前一天 ,就等于是立下一项不可背离的原则。显而易见,这绝否是是因为都须要用另另两个 不平等的法律来偷梁换柱,原则还装模作样地处于,而上面早肯能空空如也。后来 ,这就无异于认可兑现支票有权用假币。任何期待诺言时会自动兑现的愿望,到头来,必定会是失望甚至   更多...

武际可:论文等于科学研究吗?

天下的事是复杂化的。奇怪的是你这俩 人总是希望把复杂化的事看得过于简单,于是便做出种种蠢事来。后来衡量另另两个 研究人员或教学人员的能力与贡献是很复杂化的事,人的贡献和能力是另另两个 参数系统,你这俩 人偏喜欢单单用另另两个 参数来选折 ,后来 美其名曰定量化管理。肯能用另另两个 参数描述,就都须要排序,比大小,排者省心,被排者也无话可说。在我国的历史上,用单参数   更多...

丛日云:民主否是等于平民政治

今天你这俩 人思考复杂化的民主疑问时,不妨剥去后世给民主附加的无数解释,回溯到民主的原初含义,即“人民的统治或权力”。后来 ,后来这麼 另另两个 简单的疑问却不简单,它包含着民主理论最重要的分歧和争论。一是何为“人民”,人民的地位是何如的?二是人民的统治或人民的权力何如实现?何谓民主之“民”?“民主”之“民”最初指的是公民和公民一齐体。   更多...

蔡英辉:政府间伙伴关系:超越条块和层级的一齐治理

【摘要】当前多元地方政府、中央部委及其垂直管理机构、地方部门之间囿于条块分割和层级束缚而难以顺畅沟通,阻滞了行政系统整体合力的发挥。国家要整体发展,须要区域间和区域内密切配合,行政部门间紧密合作。政府间伙伴关系则突破屏障、由点到面、循序渐进,建构中央与地方、地方与地方、地方与中央部委之间平等对话的平台,促成跨国区域、国   更多...

吴晓林:治理转型和社区自治应有机衔接

社区的自主性发展得益于国家治理模式的转型,社区建设的进展有赖于国家力量的支持肯能传统单位制松动、生产单位和阳活单位相分离、社会成员不断分化、絮状公共事务向基层积淀,我国社区建设正在兴起。城市社区建设是社会转型期,社会整合机制和治理体系重构的过程。从历史上来看,我国社区建设是由官方推动、并在很大程度上借由政府力量开展的。   更多...

周其仁:中国经济衰退几率等于零

当未来很不选折 的前一天 ,有前一天 看看后去,会帮助你这俩 人从被经验证明有效的法子中吸取力量。当今你这俩 世界,中国须要后来,美国恐怕也须要后来。回到被证明有效的法子中去,才能面对未来的不选折 性。你这俩 我其实今天你这俩 题目很有意义。改革开放是被逼出来的在座的各位就有改革开放三十年的见证人。我谈谈我对改革开放三十年的你这俩 体会。对改革开放,我   更多...

秋风:自治不等于民主自治

自治即自我治理,顾名思义,首先是是因为,自治体中的你这俩 人都须要按照另一方的意愿选折 治理模式。肯能这麼 后来的自由,那自治不过是他治的另有某种特性而已。 村民委员会选举中贿癣暴力选举蔓延,是是因为好的反义词在于村委会主任权力过大、寻租空间过多,而其权力又不受有效监督。但这麼 劣质的选举,也提示了后来重后来是因为:很肯能,乡村自治,后来就不应当   更多...

秋风:专家意见就等于理性?

公安大学教师李玫瑾关于药家鑫杀人的弹钢琴说,引发了一场混乱的议论。不少人通过网络媒体、偶然也通过平面媒体,质疑甚至咒骂李教授,人们径直斥之为著名“犯罪漂白家”。后来的说法引起你这俩 专家和新闻人的反感,你这俩 人斥责你这俩 网友视频为“民粹主义”,并要求你这俩 人尊重专业意见,尊重理性。似乎与此相呼应,身处漩涡中心的李玫瑾教授近日作出否认,表   更多...

罗恩·斯拉格:数学加宗教等于麻烦

(吴万伟 译)从毕达哥拉斯(Pythagoras)以来,研究数字者和信仰神明者之间的关系就总是是既爱又恨的关系,不过脉络更加丰厚而已。你这俩 人你这俩 害怕数学的人有那个这麼 在代数肯能微积分考试时乞求上帝帮忙解决你这俩 吓得你这俩 人肚子紧绷的疑问?后来你这俩 人后来留心听德国数学家利奥波德·克罗内克(Leopold Kronecker)得话,   更多...